給C開頭的妳

在這午夜夢迴之際,總會想寫點什麼;這次就寫一件現在依舊讓我極其後悔與愧疚的事,假如對「口不擇言」對友情影響如何有興趣,那就看看這篇吧。其實我最不擅長寫抒情文,手總是寫不出心的全部……

九年前、也就是小學六年級時,我在補習班認識了一位大我四天、當時興趣相近的女同學。當時似乎是因為我們都要離開補習班了,所以相互留下對方的地址,開始我們為期三年多的書信往來。

那段通信的時間對我而言真的很重要;因為它是繁重課業和同儕(因為成績的)打壓之下,唯一能撫慰我的事。當時自己寫的內容、附的幾張畫,現在看起來應該非常可笑吧?如果說國中那三年所有的回憶都是令人作嘔的,那只有和她通信這件事是最美好的吧?

(國中那段時間有多噁心?簡單舉兩件吧!因為沒補習、沒參加團班、但成績還可以看,所以被幾名同學惡意中傷;班導像瞎了眼,問題學生不管、專門來挑我毛病;看到班上某些弱勢同學被取笑,我真不知道人為什麼可以如此天真又惡毒。雖然沒有自殘,但那段時間內心深處想消失想到發狂……)

然而,升上高中那年,事情有了變化。她考上總統府附近的女校,寫了一封信邀我有空一定要去看她的旗隊表演,我也回了一封現在完全忘記內容的信;但卻沒有再收到回信。印象中,那時我們有互加即時通,但那段時間家中遭逢變故,一度對社會失望的我沒有好好把握機會。可是我還是在等回信,等了好久好久…心情從期盼、失望、無奈、到冷淡;最後,我把和她通信這件事埋在心底,展開新的生活。

這樣過了高中三年,大一那年的某天,我突然收到她的來信。

那時我是抱持什麼樣的想法呢?或許是--都過了三年,我等到已經不抱希望了;這時妳突然寫信來,是有何居心。在有互加 MSN 的情況下,我在分享空間打了一篇沒有指名道姓、但非常傷人的文章;我真的好懷疑,那時她為何又寫信過來?心血來潮嗎?那為何高中三年完全沒告知就擅自停信?而今、我還是不知道為什麼。

那時她似乎有問我「那篇文章、是在說我嗎?」但我卻沒有正面的回應她,於是我們兩人再也沒有交談過;即使就在偶爾看得見對方的地方,卻完全沒有、完完全全沒有。那篇傷人的文章現在也不在了,不過相信我們兩人彼此都不敢跟對方再接觸了。

三年了吧?我早已不奢求她的原諒,但是有時愧疚感還是會湧上心頭。

雖然妳可能看不到這篇;但是--對不起、還有謝謝,給那時英文名字是C開頭的妳。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