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記「鳥鳴、斷手」

我喜歡做夢,也不喜歡做夢,喜歡是因為我的夢幾乎每一個都富有故事性;不喜歡做夢是心底會恐懼未來跟母親一樣做出預知夢。曾經幾次被夢畫面鮮明的夢擾醒,甚至再度睡下去時,會因為之前那個詭異的夢影響難以入眠,但如果可以、我還是會選擇做夢。

〈一〉

13 日下午五點多午覺時。

我和一位現實中素未謀面、夢裡關係卻不錯的男同學,為了報告要採訪一個名人,約在一家裝潢走中國懷舊風格的冰果店。約莫午後時分,我們進入店內、找了一張圓桌坐下,鎢絲燈泡和紅燈籠讓室內顯得昏暗,那時店內客人還很多;名人和他的經紀人很快就點好了甜品,但我和那位男同學卻遲遲拿不到菜單,最後只好詢問吧台忙碌的服務生。

經過一番折騰,我點了一碗牛奶冰。等冰的時候,老闆從後場出來跟我們打招呼,和男同學聊了起來。我聽不到他們聊什麼,一回頭卻發現名人不見了、連客人全部都人去樓空,只剩下空蕩蕩的桌椅;又一回頭,吧台上茶桶後猛然探出一個長髮外國男子的頭,露出一個好大的微笑。

這時、我依稀聽到鳥鳴聲,像在山區會聽到、一聲一聲、不急不徐的鳥鳴聲,思鄉情深的我懷疑是不是身在山中,連忙跑到店門口、透過雕花精美的木門往外看,外頭是如此恬靜、陽光透過樹間像花瓣般灑落在石路上。心想這家店後邊一定是山坡吧!便循著鳥鳴聲往店深處走去,但前頭是一個漆黑不見盡頭的走廊,便停下腳步、醒了。醒來後,我想「如果那個時候,我走進那個黑漆漆的走廊,最後還回不回得來呢?」

〈二〉

14 日清晨。

大白天、街上幾乎沒人。穿著睡衣的我走著、要回住家社區。就在快到社區中庭時,迎面走來兩位學校的教授,她們看到我,便指著中庭大門口說「A教授在那裡,去向她打個招呼吧!」(這邊用代號)但放眼望去沒有看到任何人,再仔細一瞧、地上有一個手背朝上的斷手;走近一看,是一個黝黑、指甲蒼白、看起來歷經風霜的手,怎麼樣看起來都是中年男子的,但那時我卻不疑有他,蹲下身向那隻手問好「A老師、您好。」

此時,對面走來一個女孩子。我一眼就認出來,她是我國中同學,那時因為其貌不揚被班上惡劣的同學們百般冷落欺負。

我望著她,但她似乎不認識我、只是看著地上那隻斷手,這時我心底意識到A教授可能遇害了,但剛剛那兩位教授早就不見人影。現場充斥著奇怪的氛圍,明明是大白天的為什麼會這麼安靜、安靜到令人不舒服。這時女同學面無表情、若無其事的走了,她似乎有說要去一個地方、問我要不要一起搭車去。於是我們兩人便搭上一班不知道往何處的公車,我坐在後排的雙人位、而那位同學坐我後方。公車裡漫著白色刺眼的光芒,看不到其他人的臉。這時我突然想到「不行!我一定要知道真相是什麼!」便連忙按了下車鈴,下車後我往公車的後排的方向看去,玻璃後那位同學撇過頭,沒有和我的視線對上。

不遠處有座漆淺綠色的天橋,周遭都是灰色的水泥建築,車輛從身旁呼嘯而過,我提起腳步、迎著強風、往前奔去。早上六點、我醒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