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短文《回憶中的玫瑰香》

本篇內容純屬虛構,如有雷同請多包涵。

《回憶中的玫瑰香》

我手上拿著一束劍蘭和一張大卡片,卡片上有著選擇在校自習的同學們的留言和簽名、劍蘭則是昨天放學獨自到和家反方向的花店買的,目的地是教師聯合辦公室。緩步走在午休時間空無一人的走廊,只有身為班級幹部的我、可以假借其他名義走在唯一靜謐的時刻中。

高中三年的班導很幸運地都是她,年屆三十、懷抱著熱情和理想的年輕教師,班上同學無論男女都很喜歡她。

記得第一年和左鄰右舍的同學都不熟,我因為經痛無力地趴在桌子上,想起國中和死黨們有說有笑的時光、眼淚不由自主地掉下來;下課後老師走到我面前、彎下腰問我是否沒事--三年來都是那股淡淡的玫瑰花香。

一年級的那天起,以前不愛讀書的我,開始認真做筆記、寫作業、問問題,特別是她的課、十分鐘的休息時間,站在她周遭的人一定有我。問著預習和上課時努力想出來的問題,聽著那輕柔如春風般的解說聲,看著她白皙的右手拿粉筆在黑板上書寫、溫暖的陽光在俏麗的短髮印上金黃色、最後是轉頭過來詢問是否理解答案的認真表情,每天上學最喜愛的就是這短暫的時光。

只是想和她更接近,只是如此而已。

二年級下學期被同學們陷害當上班長,卻也和她的互動更加頻繁。

高中生活除了課業、有很多東西可以煩惱,同學、友誼、家庭、社會、價值觀……不知從何時開始,每星期總有一兩個午休時間,是在和她談話中度過的--有些只有女孩子才會懂的情緒和秘密,我為自己的性別沾沾自喜,利用這樣的優勢拉近了和她的距離。

「老師,你用的是什麼香水?淡淡的聞起來很舒服。」

她講了一個不知是哪國語言的單字,我沒有會意過來、只好胡亂回了幾句,心中一邊感嘆自己還踏不進大人的世界、一邊煩惱著該怎麼找到那個香水。獎學金匯入戶頭的那週假日,我找了朋友去百貨公司的專櫃,問和腦海中發音相近的牌子、一瓶一瓶試,最後花了一千元買下那瓶三十毫升的香水。

晚餐後躺在床上、透過昏黃的燈光望著那瓶香水,轉開瓶蓋、倒了一點在右手心上,吸著那淡淡的玫瑰香;不小心左手鬆開、瓶子掉在身旁,香水慢慢滴出、浸濕了床單。香氣越來越濃,我卻沒有拿起那瓶香水,反而伸手按住那難以言喻的慾望。心底、腦中、意識裡、口腔內、眼前,滿滿的都是她。

高二秋分那晚,我在無法抑制的筋攣中沉沉睡去--

終於走到辦公室前、悄悄推開門,我彷彿可以看見老師看到這束花和卡片時、驚訝與欣喜的表情。

老師看到我,臉上確實展露我想像的表情。

「老師生日快樂。謝謝你每天都來學校看我們自習,這是同學們一起送你的禮物。」
「你們沒幾天就要指考了,真是……」

我把卡片放在桌上、劍蘭遞給老師,老師抱著那束花、輕擦眼角泛出的淚水。她抬頭看著我,說--

「小君,老師告訴你一件事,不要跟同學講喔。」
「什麼事這麼神祕?老師你說,我一定守口如瓶!」

「剛才老師的男朋友跟我求婚了……不要跟同學說喔,怕他們不專心準備考試。」

「……。
「真的嗎!不是騙人的吧!恭喜老師!」

這一天總是會來的,從知道老師有男朋友那天起,就知道了。老師那樣溫柔善良的人,就像童話故事中的公主、註定得到幸福快樂的結局。

「謝謝你。」

老師握住我昨晚被欲望沾滿的左手,用我最喜歡的笑容看著我。

回到教室座位上,離午休時間結束還有五分鐘。

從筆袋中拿出美工刀、想起國中時常有同學在手腕刻上一條一條的傷痕,我也試著用那冰冷的刀片在左手腕劃上一條、他們所謂「存在的證明」。看著裂開的皮膚滲出一點鮮紅色的液體,我發現自己的嘴角上揚了。

再見了,只屬於我一個人的愛戀。

分類:故事及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