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用的是同一個「性解放」嗎?

因接觸婚姻平權的議題,間接認識了「性解放」這個名詞,會看到主張「社會不該支持性解放」或是「性解放不該跟同志扯上關係」的言論。問題來了,你我用的是同一個「性解放」嗎?我們是否都不了解這個名詞的意義,卻一直誤用它?或是我們被那些大肆撻伐性解放的團體影響了認知?

首先,我們通常聽到特定團體或反對者口中的「性解放」時,他們把這個名詞和--濫交、未成年性行為、愛滋病、墮胎、醫療資源浪費--等相連結,其實他們在講的是「性放縱」、而非「性解放」。「性放縱」只強調自己的好處,不顧長遠利益以及對他人的危害,且不願負擔相應的責任與義務。

那「性解放」是什麼?引用「性解放思想史的初步札記」這篇文章對於該詞的定義:

……性解放就是「性的理性啟蒙除魅」與「性的民主平等正義」。

首先,性解放意味著:性從宗教和傳統的蒙昧忌諱解放出來,進入公共論壇的理性討論,性科學的啟蒙被視為性的現代化,性道德的討論也擺脫宗教和傳統教條而趨向多元。

其次,性解放爭取性正義與性平等,亦即,人們不應該因為性的因素而被分成不同的價值∕權力階層(hierarchy),因而遭到壓迫或歧視,也不應該因為自身的sexuality(如性偏好、性取向、性生活方式、性實踐、性身分)而造成在經濟、政治、社會地位、文化等資源和物質利益上分配的不平等。故而,最需要性解放的就是濫交或性開放者、同∕雙性戀、性工作者、變性或反串者、愛滋病患、奇特性癖者等等居於性底層的性邊緣人或性弱勢者。性解放就是性底層的解放。

等等!請不要看到濫交者或是愛滋病患就高潮了!這裡提到這些人需要性解放,意思是消除社會大眾對他們的歧視,例如同志和濫交相連結的類似成見。同志不該和濫交畫上等號,而濫交者和愛滋患者也不該備受打壓,這才是性解放倡導的觀念。(稍微提一下,這邊不支持性放縱和「現代隱含意義指稱」的濫交行為,但是支持「尊重每一個人」。)

「性解放」是必須承擔責任與義務的,它是精神上的提升、要求自覺與自律;這不同於「性放縱」,也不同於特定團體或反對者口中的「性解放」。寫這篇的立意是,希望人們在使用一個詞的時候,能先了解這個詞的定義,而不是人云亦云。至於動機是看到一篇立意良好的婚姻平權支持文,作者卻誤用了「性解放」一詞,不勝唏噓。

關於性解放在政治上的定義或沿革與解釋,除了上面提到的「性解放思想史的初步札記」,推薦百度百科的「性解放」(簡體)條目。更多文章可以參考國際邊緣 Inter-Margins 的「性解放」頁面。

這邊對性解放議題並非專家,只是憑閱讀文章後的理解寫出本文,如果有更了解此議題的人歡迎補充。

下面是對性議題的淺見,和本文只有一丁點兒關聯。

最近看一些反對他們口中的「性解放」的人、對性議題避之唯恐不及,好像看到「性」字就跟看到鬼一樣,沒有以健康正向的角度去看此議題;講到「性」就與援交和強暴等連結,提到「性權」只想到公開性交和雜交的權利--戴著有色眼鏡,看什麼東西都有色;思考方向歪曲的人都不知道是誰了?

魯迅《而已集》中的〈小雜感〉有這麼一段文字「一見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體,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雜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國人的想像惟在這一層能夠如此躍進。」值得深思。

分類:社會時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