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時當兵的往事

這是一個長輩的往事。三十多年前他還年輕時,在澎湖後寮當兵,是第五連的連長。有一次全營演習結束、時間是下午四點多,他們在後寮一座外觀是廟的納骨塔旁休息。當時他沒事,就在附近繞、走走看看,而他的文書、一位張姓雲林斗六人,正跟其他阿兵哥吹噓自己從小膽子很大、什麼都不怕。

他沒聽下去、繼續繞,繞著繞著到了廟的後方。廟後方有一棟約半坪大小的水泥小屋,小屋一半在地下、一半在地上,入口只有一扇生鏽的矮小鐵門。他走到入口、探頭往裡面看,進去是往下的三階階梯,而裡面擺的是一堆無主的骨頭。看過以後他也沒多滯留、就信步走回他的連,結果發現文書還在那誇口。他也不知為何突發奇想,走過去對文書說

「張OO,你說你膽子很大,那我們打個賭,我去撿一根人的骨頭、如果你敢帶回營區,我就請客。」

張二話不說,答應了。他離開要去拿骨頭時,張還繼續吹牛皮;倒是他走到水泥小屋時猶豫了--因為無論如何撿無主的骨頭不是好事,所以他就靠在小鐵門旁的水泥牆想「要做、還是不做。」而旁邊其他連的阿兵哥都一直盯著他看。就這樣左思右想了一陣子,突然間「磅」一聲、鐵門倒了!

他看鐵門倒了,就下定決心、走進小屋。他站在階梯上,原本要撿較細小的骨頭,但一想到撿小的回去、張還是會吹牛,而撿顱骨似乎又太冒犯……最後他撿了一根較粗的、好像是小腿骨的骨頭,拿在身後走回他的連。

結果回去發現張果然還是在說大話,於是他走上前對張說

「張OO,手伸出來。」

說完就把骨頭遞給張「你沒帶回營區就要請客,還有不可以亂丟、可能不好。」張當場愣住,過一會兒才匆匆找了張衛生紙鋪在手上,雙手捧著那根骨頭、不知所措地來回走著。

過了十幾二十分鐘,他的傳令跟其他一兩人過來找他,說「請客就算了吧,你看張臉色都發青了。」他看張那個樣子、也想說算了。可是傳令他們過去找張講時,張沒有反應、依舊慌張地來回走,直到他自己過去對張說「請客的事就算了,自己把骨頭放回去。」張才急急忙忙離開,把骨頭擺回去、然後跑去洗手。

回到營區當晚、十點就寢前,他跟站衛兵的安全士官說「欸、我房門沒關,如果你當晚發現我有什麼異狀,就趕快把我搖醒」結果他一覺到天亮;倒是隔天早上,安全士官跟他說「你把人家害慘啦!那個張OO一直喊『不是我!』,叫了一整晚。」

於是他當天放張一天假,讓張去馬公拜拜收驚。撿人骨的故事就到這邊了。

另外長輩還提到,他當時在澎湖待的那營區傳聞不是很好,有些房間還掛著八卦。

可有些人滿鐵齒的。第二連有一個屏東人、非常不信邪,某次那人的大貨車,不小心碾斃在貨車底下取暖的貓,結果他修理大貨車用榔頭時,竟把自己的頭敲了個洞、縫了好幾針。同連還有一個外省人,在海邊撿到一個手掌骨,就把小指骨折下來把玩,玩完隨便丟在地上,結果連續兩三天都被找,去拜拜才解決。

話說回來,這長輩可能是八字重吧?有一次他底下一群阿兵哥在新北市觀音山上玩碟仙,結果他一走近,碟仙就停了、不動了。當然現在年紀大了,膽子也小囉!只能講來給小孩子聽了。

分類:雜記與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