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北港香爐人人插》短感

昨日去圖書館,將數年前未能讀完的《北港香爐人人插》借回來,這本書收錄四篇短篇小說〈戴貞操帶的魔鬼〉、〈空白的靈堂〉、〈北港香爐人人插〉和〈彩妝血祭〉。雖然這本書主要是講女人與政治,但是這邊單純就女性主義和情慾來看〈北港香爐人人插〉這篇小說。

上半部相當有趣,作者非常細膩地描寫了一般男性與女性之間,在性與愛的差異。男人無非是想要試試女主角林麗姿的身體、卻未曾動情,反觀林麗姿對黨外人士江明台、以及其他上過他的男人,內心卻蘊含著幻想式的憐愛。這或許可以從催產素以及男女大腦構造來解釋為何林麗姿愛上江明台,男人卻對林麗姿沒有感覺。(愛的催產素 Oxytocin男性和女性的腦是不一樣的

同時還用參加「世紀婚禮」的人們對林麗姿的議論,寫出大眾對「公共廁所」、「公共汽車」的臆測與妄想;而這些妄想事實上才是最不堪入耳也最淫穢歪曲的。就像一些滿口貞操純潔、大肆撻伐「性」的人們,往往戴著有色眼鏡看待性行為抑或是從事性活動的人們,想像出的東西比實際上的還要厲害,這現象從近年的婚姻平權運動也能看出一二。

另外,小說也略提到在男人主導性活動的狀況下、或反過來說男人也被侷限於父權體制的「性」之下,女人的身體難以得到撫慰這件事,男人只顧著插入、卻不曾顧慮女人在其他方面也可以感到舒服。性行為在父權體制底下由男性主導,女人只是性行為的附屬品這種現象。

下半部則寫出女性主義分支間會看到的對立,如性積極女性女義對反色情女性主義。保守的婦女無法接受「用自己的身體顛覆男人」的林麗姿,明明是必須共同面對「讓男人交出權力」的議題、應站在同一陣線,卻反過來耳語、撻伐林麗姿。甚至斷言林麗姿不需要愛,對照上半部寫林麗姿對江明台動情,刻意卻饒富趣味。

特別是林麗姿說出「女人為何不能以身體做策略向男人奪權?」那句之後,女人們的批評「她以為我們是誰啊?是男人嗎?吃她這一套!這種發浪的樣子,去對男人,不要搞錯對象,對我們也來這套,真是沒搞錯!?」或許可以從這點去看台灣婦女運動中「婦權派」與「性權派」的分歧。(「婦權派」與「性權派」的兩條女性主義路線在台灣

不論這篇小說當年到底有無影射現實中的人物,年代有點遠了也不多談,作者在女性方面的著墨、被八卦傳聞蓋過去實在太可惜了。雖然小說內提及的政治事件離這邊相當遙遠,能體會到的樂趣少了很多,但是這四篇小說還是值得一讀的,例如〈彩妝血祭〉揉合女性、政治和同志等議題,相當令人動容,有興趣的一定要找來看看。

參考閱讀:
鄭州大學文學院:性文學領域的大膽叛逆——試論台灣女作家李昂的小說創作(簡體)
交通大學社會與文化研究所:被消音的性別──談《北港香爐人人插》的女人國現象
國際邊緣:女性主義的性解放

分類:書籍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