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忘卻的旋律》觀後感

本篇有劇情透露,請斟酌閱讀。

「大多數人類都已經不會說自己的話了。」

《忘卻的旋律》這部 2004 年播出的動畫,原作是由 GAINAX、J.C.STAFF、以及角川書店共同合作的漫畫,動畫則由 J.C.STAFF 製作,監督是曾參予過《少女革命》演出的錦織博、而劇本統籌則是以性別暗喻見長的榎戸洋司。這篇純粹寫剛看完對故事的解讀。

若將怪獸視為力量的象徵,在長期被支配的社會生活裡,人們選擇趨炎附勢和賄賂討好、並獻上孩子做為活祭品。就跟怪獸王二世說的一樣、人類不過是石頭,而那些人類變成的木架人偶也是同樣的意思。

一開始故事上來看主角對抗的是腐敗的社會,然而在「二十世紀戰爭」那一話,故事又告訴我們,當怪獸全部被消滅、和平的世界到來,人類會變成「猿人」,無法成為人類、或者說是可能會成為人類的東西,他們「無法理解這個舞台,不會高興、也不會拍手」。這個矛盾背後的意義是相當巧妙的,當我們把既有的東西、例如恐懼這種情感或是階級和權力、從社會抽離時,人與社會變得更「統一」,人反而變得不像人,所以必須要支配那些東西、而不是消滅它們。

而忘卻的旋律是什麼?怪獸王三世的說法是「理想」,從每個旋律戰士都能看到「忘卻的旋律」這點,延伸出來的想法是這些看得到「理想」的人,才有辦法和「怪獸」戰鬥。然後從怪獸王和主角的對話中,可以將怪獸王的思考解讀為--人們長大後,將無法實現的理想轉為幻想,才能永遠保有它;換句話說,怪獸王他放棄了,就跟成為大人的人們一樣。

個人認為這部也暗藏了小孩與大人的對比,例如總理是經歷過戰爭、與現實妥協的大人,而自己的女兒卻成為旋律戰士。另外,「迷宮島篇」主角與他被怪獸吃掉的朋友、在巴士上朋友被反芻前的對話,那段話這邊的解讀是,要成為大人就必須捨棄掉珍愛的東西。

說到這裡要特別提一下,這邊整體而言最喜歡的「白夜岬篇」--當社會普遍認為是正確的、但事實上是錯誤的事,你要不要去對抗它?

從最初的假溫泉、至黎明永不到來的觀光勝地,白夜岬的人們一直活在欺騙之中,即使知道活祭品是錯的,然而為了與生計妥協而忽視它。當人們都認為是對的,你理性上清楚是錯的,你有能力會選擇忽視放任、還是打破現狀?這就是主角面臨的考驗,中間也不斷地用觀光協會的理事長以及小夜子這兩個角色,做為對現狀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人來勸說主角。而故事結尾並不王道,即使白夜岬的人們迎來「黎明」,編劇卻告訴觀眾、打破這樣的狀況並不會讓人感謝你,因為大家都認為原本那樣是對的。

至於姐姐這個角色,他在絕望之際得到了一座改變現狀的塔,這座塔可以解讀為權力的象徵、換句話說是陽具崇拜,他戴上面具偽裝自己是一個堅強的人。得到了權力,卻沒有讓他在人生其他方面幸福,因為他並不清楚自己要什麼、也無法脫離依賴的心態;原本可以寄託於愛情,卻被妹妹橫刀奪愛,而不惜對妹妹下殺手。最後面具被打破了、塔墜落了、生意也沒了,姐姐唯一可以依靠的只剩下妹妹,可是妹妹其實一直相當厭惡姐姐;最後妹妹在姐姐面前撕開布偶,為他抒發長期的怨恨,但觀眾也知道、這對姊妹永遠不會言歸於好了。

總而言之,這部演出手法上相當的有趣,也暗藏了很多充滿榎戸趣味的暗喻,喜歡他的電波的人應該會看得相當開心。另外就是,看過一些他人的評價感想後,個人認為如果跳脫《少女革命》的思維,獨立去看這部作品的話,《忘卻的旋律》不失是一部可以慢慢咀嚼下嚥的作品。

Viva! Monster Union!

有興趣探討的人可以參考「忘却の旋律 考察」這個網站。

分類:動漫影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