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情慾資料整理與短感

日前接觸文萌樓議題時,有幸觀賞公視的紀錄片《公娼啟示錄》、並閱讀有關性工作的相關資料,進而接觸關於「性積極女性主義」與女性情慾的主題。本文先列出讀過的資料、給有興趣的人參考,接著寫點個人看法。

參考資料

  1. 女性主義的色情╱性工作立場
  2. A片情節與現實生活
  3. 反守貞地圖
  4. 色情與情色

個人感想

首先,不諱言這邊從青春期開始就對色情材料就相當感興趣,我看 A 片也看男同片、漫畫更是不少,有喜歡的 AV 女優、能稍微討論器官知識,還有變性人、扶他……等,論吸收材料的多元度、不會比一般人少,並反過來將吸收的資訊試用在創作上、特別是 BL。然而有陣子因社會主流價值觀對女性的形象要求,感到非常無所適從,進而開始接觸性議題以及女性主義。這次有機會拜讀何春蕤教授〈女性主義的色情/性工作立場〉論文內的「女性主義為何不應該全面反色情?」,帶給我相當大的震撼。

有意思的是,現在只要一提到女性主義介入色情材料,就有一種「標準答案」出現。這種標準答案不敢全面拒斥色情(畢竟情慾已經在女性主義論述中贏得了一席空間),但是又覺得需要表達全面撇清之意,於是就給色情扣上一個性別盲點的標籤,然後唱高調的說女人要主動「創造有女性觀點的、不一樣的色情」。問題是,這種「創造論」卻又無法解釋女人究竟應該如何累積文化資源以便進行創作色情-彷彿女人可以不需要平反情慾的污名,不需要面對自身的成見偏見,不需要廣泛大量的吸取色情傳統的資源,就可以憑空創造,從無生有-這種抽象的含混也暴露了這個看來進步的女性主義色情立場終究只能止於反色情、禁色情而已。……要使女人能進行這樣的情慾文化創造,最重要的前提就是:女人要(和男人一樣或者比此刻男人更)容易的、自在的接觸到色情材料,容易的、自在的使用色情材料。

這篇論文的發表日期是 1998 年,距今也快二十年,我們仍缺乏在色情方面對女性抱持尊重的討論環境。此外,指出「創作女性觀點的色情」這個創造論的問題,現在看起來還是相當中肯。十六年後的今天來看,何春蕤教授在文中提到的概念依舊相當前衛與先進,實在令人不勝唏噓。

接著來淺談個人對色情的看法,這邊認為接觸色情材料時、例如 A 片,其實是不需要認定自己在任何一個性別位置,就類似觀眾用「上帝視角」觀看影片,可以看演員的身材、生理反應、演出手法等,不需要將自己代入任何一方。有些人認為女性在色情上是被控制與支配的一方,進而否定色情、並質疑接觸色情的女人,「豪爽女人」或許可作為一個讓持有前述觀點的人反思的概念;個人認為這樣的觀點其實源自於對父權與陰莖的恐懼,換句話說,就是對陰莖的定義。

我們從小就被灌輸維持貞操的重要性、被強暴是被玷汙,這些無形中都暗示著我們「陰莖的強大」。這並不是鼓勵女性濫交,關於性病防治與孕育生命、對自己的選擇與行為負責,個人並不主張忽視這些議題;而是我們不該把陰莖定義為具有侵略性和攻擊性,女性也不該是被征服的一方,開個玩笑,陰莖其實意外地脆弱、而且煮起來還不美味(關於此點可參考 2012 年一位日籍插畫家烹煮自己的陰莖供人食用的消息)。如果改變思考方式,很多事是可以改觀的。

最後,簡短聊一下這邊對於區分「色情」與「情色」的看法。如果只是以性愛成分的多少為標準而區分,讓人瞭解作品取向還好、即使對於所謂的多少沒有一定標準。有些人區分這兩者的目的,是為了讓自己擺脫傳統賦予色情的低俗形象,個人相當不以為然,無論多少、這兩者都含有肉慾的成分,不用接觸肉慾又急著擺脫它,區分這兩者不會顯得比較具有靈性。引一下何春蕤教授的一段文字:

被掃的總是不合中產階級拘謹魅力的情慾品味(性交易、非婚內性、變花樣性、非夫上妻下的性、靠情趣用品的性、第三性、裸露、清涼秀、檳榔西施…),要是換了法國進口內衣秀、黃金印象畫、辣妹或安室奈美惠、金馬獎經典外片中的性愛、李安式的床戲、張愛玲式的變態情慾等等…,就好像都很有「品味」「格調」「藝術」唷!

寫這篇文章的立意,是希望能幫助跟這邊一樣懷疑過自己、或者是遭到否定與傷害的人。如果能做為一篇讓人思考相關議題的入門文章,是再好不過。接下來這邊要去拜讀〈色情與女/性能動主體〉這篇論文了,有機會或許會再發表觀點。

推薦網站

  1. 國立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
  2. 臉紅紅

分類:社會時事